木叶科技

木叶科技

木叶科技

菜单导航
木叶科技 > IT互联网 > 正文

每6.5分钟看一次手机:你是否也有“手机依赖症”?

作者: 橙月 更新时间: 2021年09月15日 10:02:16 游览量: 149

简述:

这些信息中,有的关乎“无穷的远方、无数的人们”,因为重要而获得了人们的关注,也因为关注而变得更重要。有的则是营销广告、虚假内容、垃圾信息,甚至是争吵谩骂,它们出

这些信息中,有的关乎“无穷的远方、无数的人们”,因为重要而获得了人们的关注,也因为关注而变得更重要。有的则是营销广告、虚假内容、垃圾信息,甚至是争吵谩骂,它们出现在人们眼前,来源和真伪都难以分辨。


不管是哪一种信息,如此庞大的体量都会是对人类注意力极限的挑战。本期全媒派试图探讨在堆积如山的信息生活中,人们如何处理这种无休无止的信息打扰。


一、未知让人恐惧,全知让人焦虑


人们对信息的渴望自古有之。从洞穴里古老的壁画者,到沟通天人的巫师,远古社会掌握信息的人,通常都被视为领袖,获得尊重和声望。这些人是信息的“把关人”,也是神的代言人或“天意”的传播者,他们分享着虚虚实实的信息,填补着人群对信息的渴望。与此同时,人群内部也会借助信息交流,进行资源分享、自我保护和建立社交关系,进而达成共识和认同,形成团结牢固的群体。


随着媒介技术发展,信息在龟甲羊皮、竹简纸张、书籍报纸以及广播电视中保存和传播。时至今日,互联网技术让信息传播更为便捷,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像现在这样大量产出信息:我们每天都会产生5亿条推文、2940亿封电子邮件、400万GB的Facebook数据、650亿条WhatsApp消息和72万个小时的YouTube新视频。[1]


毫不夸张地说,一天24小时,除了睡眠中潜意识的脑神经信息处理,或许我们有15个小时以上,都在和社交媒体中不断涌现的信息打交道。


这些信息依照社交媒体属性的不同,可以大致分为熟人信息和陌生人信息。前者出现在QQ、微信、钉钉、Facebook等主打熟人社交的软件,包括工作交流或生活沟通等,后者则出现在以微博、抖音、小红书、Twitter等侧重于陌生人社交的平台,呈现出五彩斑斓的“外面的世界”。


当然,除了以上两类主要信息,社交媒体中还存在着许多虚假信息、营销信息等,它们往往混杂在信息流里,需要用户去特别辨认。


如今,人们对信息的渴望在社交媒体中得到了充分满足。信息的好坏,似乎不再有固定标准,一切都变成了“我”的主观体验:什么对“我”有用,什么“我”不感兴趣。


然而,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为什么关注得越多,收到的信息越多,我们就越感到紧张和压力呢?


这是因为:未知让人恐惧,全知让人焦虑。


直观而言,网络技术进步和社交媒体发展可以帮助人们获得更多信息,增强交互促进协同。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,面对未知,人们会感到恐惧,担心错过热点资讯而失去某些发展机会,甚至是遭遇生存危机。


这种对信息错失引发的恐惧感,被学者称为“Fear Of Missing Out”,简称“FOMO”,意指人们从原先害怕信息不足,转变为恐惧错过信息。数据显示,现代人每过6.5分钟就会看一次手机,一天看150次。[2]


想像一下我们自己,是否也曾幻听过微信语音的提示音,以及不断抬起手机等屏幕亮起以确认是否有新的消息。


与“信息错失恐惧”对应的,则是“信息疲劳”,指面对全知,我们不得不承受信息过剩造成的倦怠和焦虑。韩炳哲在《在群中》提及“信息疲劳综合症”(Information Fatigue Syndrome,简称“IFS”)主要表现是“分析能力不断下降,无法集中注意力,普遍焦虑,或者失去承担责任的能力”。他对信息过载进一步批判,认为“从某个临界点开始,信息不再能给我们带来资讯,而只会让事物变畸形;交流不再能带来沟通,而只是单纯的叠加。”[3]


在社交媒体信息堆积如山的背景下,不管是恐惧于信息错失,还是焦虑于信息过载,都已经成为了一种时代的病症,给我们的生理和心理上带来改变。


心理学教授拉里·D·罗森认为,当人们查看完手机再放下之后,肾上腺会分泌皮质醇。少量皮质醇是有益的,但太多则会让人变得焦虑。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再次查看手机。[4]


更有意思的是,我们既是这些信息的消费者,也同样是信息的生产者。这像是蒂姆·丹特对物质文化批判的变奏,“我们塑造我们创建的事物,然后由它们塑造我们。”


应用到信息的传播上,即“我们创造信息,然后信息改造我们”。


二、从逃离现实到逃离互联网
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muyesoft.com//ithulian/84232.html

文章标题:每6.5分钟看一次手机:你是否也有“手机依赖症”?